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戎一人(Veyron Li)

Be Smart&Honest. 实用、实力、实干,三实而立

 
 
 

日志

 
 

我教韩寒作精英:终于逮到一次韩寒sb的时候  

2008-06-06 03:45:02|  分类: 有戎乃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戎一人

韩寒是我敬重的一位老兄,我是把他和李敖、郎咸平归为一类来尊崇的。这位老兄逻辑清晰、思路敏捷,写字儿很少出现逻辑错误,所以时常在他主动发起的论战中扳倒一些逻辑混乱的老家伙。但我相信他也是个普通人,肯定也会露破绽。比较遗憾的是,他功力深厚,破绽实在不好找。比如新写的这篇《我们应该更友善》就写得句句在理。

 

但他为莎朗斯通“辩护”之后,特别是当他把口水喷向我所熟悉的媒体——网易的时候,终于让我逮到他也有sb的时候。

先说他为莎朗的辩护。我知道他的本意是为了不冤枉好人,并号召国人用更平和的心态和更友善的态度来消除与别国、别人间的误解。但是由于他太想讲道理,太具心忧天下的情怀,而错用了逻辑,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韩寒连写几篇文章之后,之所以仍没完全达到他的本初目的,是因为他陷入了“大众多sb、媒体多坏蛋”的思维定势,掉进了大众思维陷阱,并以其所批评对象的思维方式来思考、辩论,以至于没有找到正确的路。

 

其实,为莎朗鸣冤,只需照登其英文原句、并附上较靠谱而不带倾向的翻译,然后解释其中一些可能引起误解的名词术语(比如佛教里的“业”、“因果报应”等),然后诱导大家尽量换位思考、模拟莎朗那样的佛教初学者的思维方式,就可以依靠群体智慧自行反思和纠正,还莎朗一个公道了。

但一向逻辑高明、冷眼观世界的韩寒,这次不自觉地被激愤的群情激昏了头,带有了自以为是的自大倾向,走上了精英主义的路,走上了不信任、不依靠群众的路,走上了先验假定民众不觉醒并指责民众落后的路。然而,“一个民族的落后首先是其精英的落后。而其精英落后最显著的标志就是他们经常指责人民的落后。”所以,旁观者我实在忍不住想给韩寒一个促其顿悟的棒喝。

 

韩寒虽然是个“不及格”的高中毕业生,但他可以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达到优秀,还是有他自己一套能力的——在其为莎朗讨公道的《她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媒体说……》一文中,善于理解和驾驭语言的他,对莎朗的英文原句理解也非常到位。但他文末两段犯了两个错误:

一错:在本该解释佛教术语和诱导网友做积极换位思考(站在试图理解莎朗的角度去回味那段话)的倒数第二段,他诱导人们做了个消极的换位思考,让大家反思自己是否有资格以人道主义者自居。以这种方式论证“网民不具充分的指责资格”这一事实,是一种激怒网友且让网友拒绝理性思考的方式,而且这种方式还切断了诱导人们“更友善地思考”的一次交流机会,直接把网友推向了对立面。事实上,韩寒之所以会作此诱导,从心理学角度讲,表明他当时确实认为网民缺乏理性、不具指责资格,很希望网民反省自己。

二错:在本该团结有良知有专业水平的媒体,批判不专业媒体的倒数第一段,他呼应第一段继续指责媒体的断章取义、哗众取宠、刻意误导、煽风点火。他没有在良莠不齐的媒体中做区分,也没有团结可以团结的力量,而是一棍子打死了一大片。

而这第二个错误,他在《不要动不动就举国震怒》一文中继续犯了,并且指名道姓地活活冤枉了我的东家网易一回。

也许韩哥哥被一些媒体折腾多次后,对媒体有了成见;也许,韩哥哥看过网易某些频道某些内容操作上的不谨慎不专业(其实,网络媒体操作比传统媒体的严谨性要弱,网媒一个话题的提出,所需审核层级也不似报刊那样严格,一个小编不需经总编核批就可能把一个话题在一定时间内抛出来。如果韩寒知道这个实情,对“某些不谨慎、不专业”可能可以多些理解),甚至有些“操弄”还涉及到他,所以对网易有了偏见。

但我希望韩老兄“更友善一些”,看一看网易新闻的华南虎事件操作,看一个没有采访权的商业网媒以怎样的方式突出重围,实现自己的媒体价值、履行自己的媒体责任,而“为万民立言”;看一看网易财经的玖龙纸业血汗工厂报道,看一个关注经济健康、企业成长和劳工权益的“第四力量”,如何帮大家搞清真相,还各方公道,督多方改进……。如果对网易报道方式有意见,韩寒其实大可以跟网易直接提出来的,相信我那些有为、有德、有未来的同事们和我,都会很乐意跟他探讨新闻业务与媒体责任。

 所以我说,韩寒在写这篇文章时,不自觉地采用了其所批判的简单下结论的思维,从而失去了一次争取人心的机会,也得罪了本可团结的力量。而“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才是想做事的“精英”屡试未爽的法宝。

好在,韩寒是个敢于且善于认错甚至“认罪”的人。就凭敢作敢当这一点,我相信他会成为真正的精英。

(附)外一则:如果我为莎朗辩护

我原不打算为莎朗辩护,因为我觉得不需要。时间是个神奇的东西,它能改变很多东西,所以不需要急着在一时一地达成特定的、并不那么迫切的目的,顺其自然就成。但如果帮韩寒一起传递些“我们应该更友善”之类理念,能够有些意义,我倒也愿意帮韩寒把他没翻译到位的英文多解读两句,顺便为莎朗说几句话。

我也愿意相信莎朗是被冤枉了,因为我愿意抱着善意和试图理解对方、与之沟通的心态去看待一个学佛的人。而学佛的莎朗也一定接受过“无我度生、无相布施”(不怀分别心去对待和度化一切、不求具体回报地去行善)的教义,所以我想,她不太可能成为一个具强烈攻击性的人(她自己说“I don’t think anyone should be unkind to anyone else”,“我不认为任何人可以对其他任何人不友好”),即使她曾是个蹩脚的学佛者——正如她原话中所检讨的那样(“I have been very concerned about how to think and what to do about that because I don’t like that. And I had been this, you know, concerned about, oh how should we deal with the Olympics because they are not being nice to the Dalai Lama, who is a good  of mine.”,“我一直在思考该如何看待和对待那些我不喜欢的人或事,而且,我曾经因为我的朋友达赖受到不友好的对待而认真考虑过该怎样对待北京奥运会”),而且莎朗的一段回忆也以实例证明她意识到自己过去曾是个不合格的学佛者而她现在在进步:“all these earthquake and stuff happened and I thought: Is that karma, when you are not nice that bad things happen to you? And then I got a letter, from the Tibetan Foundation that they want to go and be helpful. And that made me cry. And they ask me if I would write a quote about that and I said I would”——“当地震灾害发生时我想:这是不是就是佛教说的因果报应呢——待人不友好的人们遭到了应得的惩罚?然后我却收到一封来自某藏人组织的信,获悉他们想去灾区并提供救助。这让我感动得哭了(意识到先前对因果报应的理解是多么粗浅和狭隘,意识到一个佛教徒应该怎样看待和对待受难的人们),所以当他们问我是否会就此写点啥时我欣然同意了”。

再附:我对佛教“因果报应”(Karma)的理解

“因果报应”是个中性词,是认为凡事都有其联系,好的行为、想法会招来好的结果,反之则相反——或者一事一报,或者积攒起来在某个时刻、以某种方式统一“结算”。因果报应说,是教人行事时有所顾忌、三思而行。

但佛教中的“因果报应”,与逻辑上的因果关系并不相同,只是笼统说明世间万物相关联相影响,并不为因和果建立一一对应关系。而且不同形式的劫难、业、报应在佛教看来是必经的、无可避免的,经受的人只需要知道“这是有原因的、是对过去某些不好的念头、行为的反馈”,而不必追究究竟是哪个念头哪个行为导致了哪个劫难。只是有些盲信者,会牵强附会出一些一一对应的“因果关系”而已——比如一个曲解了“果报说”的信徒,栽了个跟头,他可能马上会想:“是不是因为刚刚偷看女孩子大腿,上天以此惩罚我?”

事实上,佛教主张抛却分别心、忘却事物表象,所以不会真的为因和果建立一一对应的关系,而且各种表象千差万别、日新月异,恶的表现形式也演化多端,佛教不可能穷举所有恶行恶念,并为之一一对应起一个“恶果”,所以佛教不会指点说,贪污会得xx报应,偷看女孩子内裤会得xx报应……

  评论这张
 
阅读(6963)| 评论(1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